亚冠

成道者 第二百五十五章 苇索_1

2020-01-16 21:30: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成道者 第二百五十五章 苇索

夜幕笼罩的嶓冢城,刺耳的尖啸声迅蔓延,有浓重的血腥气冲上天空,在嶓冢城的上空缓缓扩散。八一中?文?㈠㈠?.?8㈧1㈧不过,那尖啸的声音在下一刻嘎然而止,仿佛有什么东西捏住了罗刹的脖子,让它无法出声音来。

当牛头人赶过来的时候,除了满地的尸体,还现了那只被掏空五脏的罗刹!

“这么快……”微微的落在地上,释十三与公孙长稍稍有些吃惊。

从听到罗刹的叫声消失到现它已经身死,不过相隔了几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死这么多人,并且干掉了罗刹,这诡异莫测的手段实在是快的惊人。

“凶手应该还在附近……”牛头人瞪着铜铃大小的眼眸,微微做出了一个手势。

见到它这个样子,一旁的释十三两人立马会意,当即朝着不同的方向追了过去,而牛头人则是扫视了一眼,跳上了对面的房檐……

不过,这种探查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收获,一盏茶的功夫过后,三人无功而返,神情都变得稍稍有些凝重。

那层笼罩在嶓冢城的薄雾,似乎变得更加破朔迷离了起来……

……

……

天色微微亮起来的时候,城内的混乱已经渐渐平息,南北城门轰然关闭,那些守在城墙上的妖魔开始变得如临大敌了起来。

“这么说,昨天晚上死了很多人,而你们,却连对方的身影都没有看到?”

城隍庙后院,众人齐聚一堂,阿弥一袭白衣,神色稍稍有些严肃,而杀生成仁坐在一侧,微微闭着眼睛,似乎并不在意的模样。

“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对方已经不见了踪迹,而且,整个晚上生了十几起,没有任何人看到对方的模样。”释十三抿了抿唇,又瞥了一眼面色不变的杀生成仁︰“这种事情显然有些不正常,若不是出手的家伙道行太高,就是有一些异于常人的诡异手段。”

“还有一个问题……”蔡郁垒站在一旁,微微的开口提醒了一句︰“昨夜的事情都生在北城,而我们南城,却并没有出现这种事情。”

他的这番话,顿时让众人微微一愣。

“或许,是有什么高手从北门潜入嶓冢城,所以在临近的地方做出了这种事情也说不定。”被蔡郁垒拉过来的老周这样说着。

作为众位之中唯一生活在嶓冢城的人,尤其还涉及到的一些复杂的背景,老周对于嶓冢城的状况还是多多少少比较清楚的,在之前漫长的时间里,嶓冢城并未生过这种事情,但是在挪移城池、开启城门之后,情况就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所以他怀疑是外来者从北门潜入嶓冢城,顺手施为的事情。

不过,他的这番话让释十三与公孙长的脸色有些异样,因为在事情生之前,他们两个一直守在北门不远处,若是有什么生灵潜入北门,两个人不会察觉不到什么东西,除非那个家伙乃是众生大能一类的人物,或者本身就是不同凡俗的生灵。

但细细响起来,这种事情也并非没有可能,毕竟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像一些生活在上古年间的神兽,通常就有着一些不可思议的能力。

“若是外来者潜入城内,那它是来自哪里呢?难道是来自迷雾之中?”

“外面大雾弥漫,若是有一些奇异的生灵,也并不奇怪。”

“这生灵本身或许并没有那么厉害,否则我们追过去的时候,就不会这样躲躲闪闪的了。”

“看来,对方的隐匿手段很不一般。””

神茶等人相互交流着,但是阿弥站在哪里,没有说话。

她看了看沉默不语的杀生成仁,张了张嘴,神色有些欲言又止。

杀生成仁看了她一眼,微微的想了一会儿︰“你想将它们找出来?”

“嗯。原本,我还想看看桃止山是否出了什么问题,现在看来,事情的确向着一些不好的方面展。”抿了抿唇,阿弥的神色微微有些凝重了起来︰“它们潜入嶓冢城,显然是盯上了这个地方,现在的情况尚不明朗,若是不加以控制,局势可能会变得更加糟糕。”

听她这样说着,明显是知晓一些状况的,四周的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气氛变得沉默了起来。

“那些东西的报复心极强,与其对上,很可能会引来更多的麻烦,你可曾想一些后果?”杀生成仁偏了偏头,微微看着她。

“怎么会没想过?”阿弥摇了摇头,神色平淡︰“但有些事情,终究是要有人来做的……何况我修的是众生道,本就有拨乱反正的使命,既然这东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自然不能让它们继续来害人。”

“既然你这样想……”杀生成仁沉默了一阵,手掌一番,露出一本黑皮书来︰“这东西……或许能帮上你的忙。”

手腕微微一动,那黑皮书飞离手掌,被阿弥抓在了手上。

“这是什么……”狐疑的看了一眼,阿弥将书卷翻到正面,待看到上面书写的文字,她稍稍眯了眯眸子︰“这是……黄泉密卷——鬼神篇!”

……

……

“嘎吱——”

房门打开的声音响起来,阮玉和燕斟望了过去,待看到那熟悉的身影,都是微微的松了口气︰“褚良,怎么回事?”她站了起来,微微开口问着。

“没什么事的。”褚良摆了摆手,开口安抚。

燕斟迟疑了下︰“褚师兄,刚才那只妖魔……”

“不是来找麻烦的!”褚良笑了笑,微微开口解释︰“它乃是奉了嶓冢府的命令,要在每一户门前挂上一截苇索。”

“挂苇索?”两人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是这个答案。

“它们挂苇索干什么?”阮玉皱了皱眉,有些担心的说道︰“不会是……”

“放心吧,不是冲着我们来的。”褚良坐了下来,微微看着她︰“现在控制嶓冢府的乃是人族,他们处心积虑的对付我们,显得是没有必要的,毕竟,那天的场景你们也见过,连那种恐怖的生灵都有能力挡住,若是真想要对付城内的修士,怕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听他这样说着,阮玉的脸色微微有些缓和︰“可是,他们在门口挂苇索做什么?总不会是无聊之举吧?”

“呃……或许是一种独特的礼仪方式也说不定。”燕斟在一旁插了一句。

“礼仪?——”阮玉看着他,微微的愣了片刻︰“你哪里见过,有在门口上挂苇索的礼仪的?”

“我……我就是随便猜猜。”燕斟双手一摊,尴尬的笑了笑。

“这种事情哪能乱猜?”阮玉瞥了他一眼,微微的摇了摇头。

“挂苇索……”褚良坐在对面,有些不确定的说︰“说不定,和昨天晚上的事情有关呢。”

“昨天晚上?”阮玉和燕斟对视一眼,都是露出了微微疑惑的模样︰“可是这苇索能有什么用?还能抓住那害人的东西不成?”

他们现在暂居的地方,就是嶓冢城北城的方位,昨天晚上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他们自然是有些耳闻的,但是这苇索在九幽之地虽然不常见,但是在外界却是在寻常不过的东西了,难道这种凡俗之物,还有着什么特殊的功效不成?

“他们这样做,自然有他们的用意,我们又不是对方肚子里的蛔虫,岂能什么事情都猜得到呢?”褚良笑了笑,神色却并不介意了。

“是啊表姐,既然这种事情和我们无关,自然也不是我们该操心的。”燕斟看了褚良一眼,然后微微开口劝了一句。

见这两人一唱一和的说着,阮玉微微抿了抿唇︰“我知道你不想让我操心,但是……但是,你隶属太和宫,终究还是有离开的那一天的,到时候,世间的种种,还不是要我自己来抉择。”

“这个……”褚良看了她一眼,微微的沉默了下来。

见气氛不对,燕斟连忙给阮玉倒了一杯水︰“表姐,如今外面状况不明,甚至连这是哪里都不清楚,哪怕褚师兄有公务在身,一时半会儿也是无法离开的。”将水杯放到阮玉面前,燕斟偏了偏头,给褚良打了一个眼色。

“呃……燕斟说的有理。”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沉默不语。

一旁的阮玉也是不说话,见两人这副样子,燕斟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这两个人毕竟是他目前最亲近的人了,气氛僵持下去,对谁都是不好的事情,因此他微微开口,主动寻找一些话题︰“对了褚师兄,这么多天一直忘记问你,你怎么会来到九幽的呢?难道……”他挑了挑眉,古怪的笑了笑︰“难道是为了我表姐?”

听他这样说着,那低下头去的阮玉捋了捋鬓间的丝,那白皙的脸颊上,似乎也微微的泛红了起来。

但是褚良坐在对面并不清楚,反而一本正经的回应︰“不是,这次我来九幽,是奉命来查一个人。”

“查、查人?”那古怪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燕斟张了张嘴,看了看一旁的阮玉。

那阮玉仍然低着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不过,燕斟却注意到她桌下的那双手攥在了一起,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那细长的手指,已经微微有些白了。

但偏偏褚良以为燕斟对这种事情感兴趣,因此仍然开口说着︰“……那个人你们或许听过,一个凶名远扬的大魔头,名叫杀生成仁。不久之前,南海有位龙君亲自出手,与他在须蒙珠里大战了一番,虽然有许多人看到他身陨在里面,但是太和宫内部,还是有些人并不相信他已经身死掉了,因此我进入九幽,就是为了查一查他是否假死遁世,不过,九幽之地如此大,想要找一个人犹如大海捞针,何况,还是一个生死不明的人呢……”

“师、师兄……”燕斟眨了眨眼睛,微微看着他︰“除此之外,你就没有别的什么事情?”他挤眉弄眼的问着。

若是在往常的时候,突然听到这种秘闻,他自然是十分感兴趣的,尤其是涉及到这种闻名天下的人物,向来都是他津津乐道的,但现在明显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没看到一旁的表姐,脸色都已经微微冷了下来吗?

他在这边卖力的传递着信息,但褚良却没有什么反应,反而古怪的看着他︰“我来到这里,自然只有这一件任务,否则这段时间,也不会如此清闲了。对了燕斟,你眼睛怎么了……”

“师兄!你……”燕斟气的直咬牙。

“阿斟,我累了,先去休息了!”阮玉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燕斟见了立马在桌下踢了褚良一脚,却只收到了对方一记疑惑的眼神。

“诶!表姐——”慌乱之下燕斟叫了一声,但是阮玉却没有搭理他。

微微打开房门,阮玉突然吓了的退后了两步,因为门口的不远处,竟然不声不响的站了一个人。

那人衣衫凌乱,头也是一副乱糟糟的模样,身上不断滴着水,仿佛从水潭里捞出来一般,此时,对方正站在那里,用一种毫无生气的目光看了过来。

这个时候,屋内的褚良和燕斟也听到了阮玉的惊呼声,立马冲出了屋外。

微微站在门口处,三人看着门外不远的那道身影,都是微微露出了警惕的神色。

“你是什么人?””

褚良皱了皱眉,一边开口问着,一边将阮玉挡在了身后。

见他这副模样,原本有惊吓的阮玉竟然微微平复了下来,她站在褚良后面,目光盯着不远处的那个人,上下打量了一番。

靠着女人独有的一种直觉,阮玉眨了眨眼睛,竟然觉得眼前这道身影微微有些眼熟︰“你……你是严誉?”她迟疑的叫了一声,倒是让一旁的两人微微惊讶了起来!

“严誉?”褚良上去两步,微微凝视着他,透过那人凌乱的头,到的确是有些熟悉的模样。

“严誉,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疑惑的声音在北城的一条街巷里,微微传递开了……

……

……

ps︰本书起点中文,收藏、推荐、订阅、月票,这些东西对本书很重要。

ps2︰二零一六即将结束,马上就是二零一七年了,在新的一年里,大家心想事成,万事如意!(未完待续。)

上饶协和医院怎么走
四川生殖医院庹有烈
滨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呼和浩特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沈阳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