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袁世凯次子死后千余妓女为其送葬袁克文几个

2019-06-20 02:50: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袁世凯次子袁克文死后,只在他的笔筒里面找出20元钱。送葬那天队伍多达四千余人,另外,还有千余妓女自愿地系上白头绳儿前来哭奠守灵,在送葬行列中自成一个方阵,每人胸前配有袁克文像的徽章,她们大多为他在青楼时的相识。

  末代皇帝溥仪之族兄溥侗、袁世凯之子袁克文、河南都督张镇芳之子张伯驹、奉系军阀张作霖之子张学良,为民国四公子。本文之所以提及前两位公子,只因感慨于民国时期上流社会的贵族,他们脸上所蕴藉的那种教育,那种文气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很少见到了。

  溥侗经常唱一曲《弹词》——因为这是一出独角戏,乃是李龟年流落江南,话“天宝”旧事的故事。所以,当他抱着琵琶出场亮相时,活画出当年的天宝人物,把李龟年那慷慨悲凉的心境、无可奈何的感叹,刻画的惟妙惟肖。溥侗后来来到了南京,正和当年李龟年流落江南一事相仿。七·七事变后,溥侗没有随国民政府西迁重庆,而是避居沪滨的租界里面。后来,他做了汪精卫的蒙藏委员会委员长。抗战胜利后,溥侗名列汪伪名单之内,于是,下狱,中风,还是他当年的学生,为他奔走,被保释出外就医。1952年6月,溥侗在沪上落寞去世,谭腔研究家陈彦衡说溥侗:“有时粉墨登场,名贵之气出于天然,尤非寻常所能比拟。”溥侗的曾祖父是道光皇帝,他在七岁时即被授予二等镇国将军。自幼即按部就班地习读经史,学作诗文,1911年清政府“谕旨颁行”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首国歌《巩金瓯》,由严复作词,溥侗谱曲。国歌颁布了几天,辛亥革命爆发,《巩金瓯》竟然成了清王朝的葬歌。

  袁克文6岁识字,7岁读经史,10岁就会写文章,15岁已粗通诗词歌赋,袁世凯在直隶总督任上,曾带着袁克文到颐和园给慈禧太后拜寿,时值袁世凯得宠之时,慈禧特意在便殿单独召见了袁氏父子,那时袁克文刚十六七岁。慈禧看着袁克文长得标志,就给他指婚。袁世凯早就听说过慈禧指婚造成过许多悲剧,连忙给老太后磕头,推说袁克文已经从小订了婚。

  袁世凯在二次革命中将国民党打败之后,逐渐有了帝制自为的野心,不但在全国引起不少人的反对,在家也暗流涌动闹起了“储位之争”。17个儿子中,袁世凯最喜欢的只有次子袁克文和五子袁克权。有一天,大儿子袁克定在北海团城设宴招待几个弟弟吃西餐。其中只有袁克文多了一个心眼儿,想起曹丕、曹植兄弟相煎的故事,便随身携带着银制的刀匙,前去赴宴。在袁克定劝酒时,袁克文滴酒未沾,他用银匙探入汤内立即变成黑色。袁克文当即站起,怒视袁克定而退。

  民国二十年过年的时候,袁克文因长女家宜病逝,到其师方地山家中聊起安葬爱女的事情。谈话间,袁克文忽然冒出一句:“何妨多买些地呢?”方地山当时答应没有这个必要,事后想起才悟出这岂不是一语成谶,过了一个多月,袁克文猝然去世,享年42岁。袁克文死后,只在他的笔筒里面找出20元钱。送葬那天队伍多达四千余人,另外,还有千余妓女自愿地系上白头绳儿前来哭奠守灵,在送葬行列中自成一个方阵,每人胸前配有袁克文像的徽章,她们大多为他在青楼时的相识。于右任曾给袁克文写了一副挽联:

  风流同子建;物化拟庄周。

  袁克文曾同溥侗合演过一出他最拿手的《千忠戮》中的《惨睹》,此剧讲的是明朝初年,燕王朱棣为了争夺帝位,带兵攻破南京,建文帝兵败,化装成僧人逃亡云南的故事。建文帝虽然有一群忠臣保护,但一路上看到百姓因战乱流离失所,昔日的臣属或逃或叛,不禁悲从中来。袁克文饰建文帝,把他描画得惟妙惟肖,当唱到“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四大皆空相,历尽了渺渺程途,漠漠平林,垒垒高山,滚滚长江。”荡气回肠,大有身世之叹。听剧者一片哑然。

  袁克文一生几个女人?

  袁克文于十七岁时成婚,娶的并非公侯巨室之女。

  袁世凯初任直隶总督后,一度想与天津名士严修结为亲家。严修是名满全国的教育家和学者,曾在维新运动前夕上书光绪,请学习西方,开经济特科考试,得到允准,此举被梁启超称作新政最初之起点。严修与康有为、梁启超均有旧谊,袁世凯当时积极参加维新派的强学会,得以结识严修,成为莫逆之交。严修后来被守旧派排挤,赋闲在天津家里,他便兴办学校,引入西式课程,成为天津及直隶现代教育的奠基人之一。袁世凯虽非出身科举,却雅好结交清流,听说严修的三女儿严智娴与克文年龄相若,若能联姻自是最好不过。不料作为清流,严修果然清高得可以,他还是看不上袁世凯这样的赳赳武夫,于是委婉地回绝了这门亲事。

  不久是慈禧太后的寿诞,袁世凯携克文赴北京觐驾。慈禧在颐和园接见了袁氏父子,看到克文丰神俊朗,十分喜欢,当即就要将自己娘家的侄女指婚给他。当时的袁世凯不仅是朝中最具实力的大臣,因为善于钻营,他也是慈禧面前的第一宠臣。于理于情,慈禧都希望与袁氏联姻。然而袁世凯却不作此想,他认为如此一来无异于给自己戴上了紧箍咒,袁家有了这位准公主,此后一举一动岂不都在太后的掌握之中了么!因此,袁世凯当即跪奏,慌称克文从小便已订婚,将此事搪塞过去。慈禧太后信以为真,并之嗟呀不已。

  袁世凯回到天津,生怕此事败露,落个欺君之罪,连忙暗地打听,为克文物色亲事。由于事情紧急,也顾不得挑三拣四,便选中了天津一个候补道刘尚文的女儿。这个刘尚文是安徽贵池人,是经营长芦盐的富商,早年即在天津置办房产,并捐得官阶。袁世凯上任直隶总督后,刘氏常来孝敬,袁世凯对他印象颇佳。刘尚文的女儿刘姌,字梅真,倒是一位不多见的温柔贤淑之姝。她可以写一书漂亮的小楷,且工于诗词,熟悉音律,弹得一手好筝,填有一卷《倦绣词》行世。媒妁言后,刘家特地把小姐的诗词书法送至袁府,克文看后大为赞叹,竟颇有知音之感,于是取了一把少时从朝鲜带来的折扇,题诗作画后作为还礼。他画的,便是一枝梅花!这门亲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夫妇新婚之际,常嘤嘤颉颃,交换诗才,恩爱之情溢出纸上。无论小园初雪,还是相倚凭杆,梅真皆赋诗为志。

  “荡桨忆芳津,擎尊涤俗尘。苍寒迷所处,高卧有幽人。”(刘梅真《初雪思江南用寒云外子均》)

  “小楼迥合碧栏杆,曙色苍蒙织万家。昔日都劳心缱绻,哪堪回首看京华。”(刘梅真《与外子晓望》)

  婚后,梅真为克文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即家嘏、家彰和家宜。她年长克文一岁,如姐姐对弟弟一般体贴备至,对两位婆婆也极为孝顺。两人如此琴瑟和谐,令克文的表弟张镇芳艳羡不已,也不管吉利与否,径将他们比作赵明诚与李清照。有一位江南苹女士,更为他们镌了一方《俪云阁》的印章,祝愿他们恩爱白头。

  但是,克文却决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风流恐怕是他平生的第一特征。他的精神气质与宋朝词人柳永极其相似,他去世后,也如柳永一般,有一帮青楼女子前来哭灵。他11岁开始跟长兄克定外出狎游,此后一发不可收拾,终其一生,在风月场所消磨的时光似不在家居之下。当然,他所结交者也并非全是风尘中人!历数其结交的绝代风华,有案可徵者就有花元春、无尘、温雪、栖琼、眉云、小桃红、薛丽清、苏台春、高齐云、小莺莺、花小兰、唐志君、于佩文、小桂红、圣婉等,其中不少曾作为侍妾进过袁家的门。不过,克文如此迷恋软红十丈,也有逃避现实的目的。在洪宪帝制的前后,他的精神面貌是大不相同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袁世凯次子袁克文死后,只在他的笔筒里面找出20元钱。送葬那天队伍多达四千余人,另外,还有千余妓女自愿地系上白头绳儿前来哭奠守灵,在送葬行列中自成一个方阵,每人胸前配有袁克文像的徽章,她们大多为他在青楼时的相识。

  末代皇帝溥仪之族兄溥侗、袁世凯之子袁克文、河南都督张镇芳之子张伯驹、奉系军阀张作霖之子张学良,为民国四公子。本文之所以提及前两位公子,只因感慨于民国时期上流社会的贵族,他们脸上所蕴藉的那种教育,那种文气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很少见到了。

  溥侗经常唱一曲《弹词》——因为这是一出独角戏,乃是李龟年流落江南,话“天宝”旧事的故事。所以,当他抱着琵琶出场亮相时,活画出当年的天宝人物,把李龟年那慷慨悲凉的心境、无可奈何的感叹,刻画的惟妙惟肖。溥侗后来来到了南京,正和当年李龟年流落江南一事相仿。七·七事变后,溥侗没有随国民政府西迁重庆,而是避居沪滨的租界里面。后来,他做了汪精卫的蒙藏委员会委员长。抗战胜利后,溥侗名列汪伪名单之内,于是,下狱,中风,还是他当年的学生,为他奔走,被保释出外就医。1952年6月,溥侗在沪上落寞去世,谭腔研究家陈彦衡说溥侗:“有时粉墨登场,名贵之气出于天然,尤非寻常所能比拟。”溥侗的曾祖父是道光皇帝,他在七岁时即被授予二等镇国将军。自幼即按部就班地习读经史,学作诗文,1911年清政府“谕旨颁行”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首国歌《巩金瓯》,由严复作词,溥侗谱曲。国歌颁布了几天,辛亥革命爆发,《巩金瓯》竟然成了清王朝的葬歌。

  袁克文6岁识字,7岁读经史,10岁就会写文章,15岁已粗通诗词歌赋,袁世凯在直隶总督任上,曾带着袁克文到颐和园给慈禧太后拜寿,时值袁世凯得宠之时,慈禧特意在便殿单独召见了袁氏父子,那时袁克文刚十六七岁。慈禧看着袁克文长得标志,就给他指婚。袁世凯早就听说过慈禧指婚造成过许多悲剧,连忙给老太后磕头,推说袁克文已经从小订了婚。

  袁世凯在二次革命中将国民党打败之后,逐渐有了帝制自为的野心,不但在全国引起不少人的反对,在家也暗流涌动闹起了“储位之争”。17个儿子中,袁世凯最喜欢的只有次子袁克文和五子袁克权。有一天,大儿子袁克定在北海团城设宴招待几个弟弟吃西餐。其中只有袁克文多了一个心眼儿,想起曹丕、曹植兄弟相煎的故事,便随身携带着银制的刀匙,前去赴宴。在袁克定劝酒时,袁克文滴酒未沾,他用银匙探入汤内立即变成黑色。袁克文当即站起,怒视袁克定而退。

  民国二十年过年的时候,袁克文因长女家宜病逝,到其师方地山家中聊起安葬爱女的事情。谈话间,袁克文忽然冒出一句:“何妨多买些地呢?”方地山当时答应没有这个必要,事后想起才悟出这岂不是一语成谶,过了一个多月,袁克文猝然去世,享年42岁。袁克文死后,只在他的笔筒里面找出20元钱。送葬那天队伍多达四千余人,另外,还有千余妓女自愿地系上白头绳儿前来哭奠守灵,在送葬行列中自成一个方阵,每人胸前配有袁克文像的徽章,她们大多为他在青楼时的相识。于右任曾给袁克文写了一副挽联:

  风流同子建;物化拟庄周。

  袁克文曾同溥侗合演过一出他最拿手的《千忠戮》中的《惨睹》,此剧讲的是明朝初年,燕王朱棣为了争夺帝位,带兵攻破南京,建文帝兵败,化装成僧人逃亡云南的故事。建文帝虽然有一群忠臣保护,但一路上看到百姓因战乱流离失所,昔日的臣属或逃或叛,不禁悲从中来。袁克文饰建文帝,把他描画得惟妙惟肖,当唱到“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四大皆空相,历尽了渺渺程途,漠漠平林,垒垒高山,滚滚长江。”荡气回肠,大有身世之叹。听剧者一片哑然。

  袁克文一生几个女人?

  袁克文于十七岁时成婚,娶的并非公侯巨室之女。

  袁世凯初任直隶总督后,一度想与天津名士严修结为亲家。严修是名满全国的教育家和学者,曾在维新运动前夕上书光绪,请学习西方,开经济特科考试,得到允准,此举被梁启超称作新政最初之起点。严修与康有为、梁启超均有旧谊,袁世凯当时积极参加维新派的强学会,得以结识严修,成为莫逆之交。严修后来被守旧派排挤,赋闲在天津家里,他便兴办学校,引入西式课程,成为天津及直隶现代教育的奠基人之一。袁世凯虽非出身科举,却雅好结交清流,听说严修的三女儿严智娴与克文年龄相若,若能联姻自是最好不过。不料作为清流,严修果然清高得可以,他还是看不上袁世凯这样的赳赳武夫,于是委婉地回绝了这门亲事。

  不久是慈禧太后的寿诞,袁世凯携克文赴北京觐驾。慈禧在颐和园接见了袁氏父子,看到克文丰神俊朗,十分喜欢,当即就要将自己娘家的侄女指婚给他。当时的袁世凯不仅是朝中最具实力的大臣,因为善于钻营,他也是慈禧面前的第一宠臣。于理于情,慈禧都希望与袁氏联姻。然而袁世凯却不作此想,他认为如此一来无异于给自己戴上了紧箍咒,袁家有了这位准公主,此后一举一动岂不都在太后的掌握之中了么!因此,袁世凯当即跪奏,慌称克文从小便已订婚,将此事搪塞过去。慈禧太后信以为真,并之嗟呀不已。

  袁世凯回到天津,生怕此事败露,落个欺君之罪,连忙暗地打听,为克文物色亲事。由于事情紧急,也顾不得挑三拣四,便选中了天津一个候补道刘尚文的女儿。这个刘尚文是安徽贵池人,是经营长芦盐的富商,早年即在天津置办房产,并捐得官阶。袁世凯上任直隶总督后,刘氏常来孝敬,袁世凯对他印象颇佳。刘尚文的女儿刘姌,字梅真,倒是一位不多见的温柔贤淑之姝。她可以写一书漂亮的小楷,且工于诗词,熟悉音律,弹得一手好筝,填有一卷《倦绣词》行世。媒妁言后,刘家特地把小姐的诗词书法送至袁府,克文看后大为赞叹,竟颇有知音之感,于是取了一把少时从朝鲜带来的折扇,题诗作画后作为还礼。他画的,便是一枝梅花!这门亲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夫妇新婚之际,常嘤嘤颉颃,交换诗才,恩爱之情溢出纸上。无论小园初雪,还是相倚凭杆,梅真皆赋诗为志。

  “荡桨忆芳津,擎尊涤俗尘。苍寒迷所处,高卧有幽人。”(刘梅真《初雪思江南用寒云外子均》)

  “小楼迥合碧栏杆,曙色苍蒙织万家。昔日都劳心缱绻,哪堪回首看京华。”(刘梅真《与外子晓望》)

  婚后,梅真为克文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即家嘏、家彰和家宜。她年长克文一岁,如姐姐对弟弟一般体贴备至,对两位婆婆也极为孝顺。两人如此琴瑟和谐,令克文的表弟张镇芳艳羡不已,也不管吉利与否,径将他们比作赵明诚与李清照。有一位江南苹女士,更为他们镌了一方《俪云阁》的印章,祝愿他们恩爱白头。

  但是,克文却决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风流恐怕是他平生的第一特征。他的精神气质与宋朝词人柳永极其相似,他去世后,也如柳永一般,有一帮青楼女子前来哭灵。他11岁开始跟长兄克定外出狎游,此后一发不可收拾,终其一生,在风月场所消磨的时光似不在家居之下。当然,他所结交者也并非全是风尘中人!历数其结交的绝代风华,有案可徵者就有花元春、无尘、温雪、栖琼、眉云、小桃红、薛丽清、苏台春、高齐云、小莺莺、花小兰、唐志君、于佩文、小桂红、圣婉等,其中不少曾作为侍妾进过袁家的门。不过,克文如此迷恋软红十丈,也有逃避现实的目的。在洪宪帝制的前后,他的精神面貌是大不相同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月经不调吃啥能调理
月经不调吃什么好补血
月经不调的原因是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