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虐仙记 第238章杀元易

2020-01-16 23:18: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虐仙记 第238章杀元易

薛冲的眼神罩定了他,使他感觉有面对一头猛兽的感觉,很缓慢的说道:“亲王殿下,以你的武功,即使是面对我,也不一定能取胜,若是萧君元帅亲至,你觉得你还能活下去吗?”

靠!

元易亲王的眼前,忽然闪动着萧君和夏雨田交手的影子。

这不是虚幻,而是真实。

就在瞬息的时间里,薛冲眼中的心灵力波动,以消耗血印丹为代价,真实的还原了萧君和夏雨田动手的一个片段。

别人自然看不出来,可是元易亲王却可以看到这个片段。

心灵力修炼到一定的境界,不仅可以实施精神攻击,还可以催眠甚至是射穿敌人的心灵,同时,也具备储存一些往昔片段的能力。

薛冲的身形,猛然的消失在虚空之中,就此离开。

叹息。

在照妖眼中,薛冲听到了老龙的叹息声:“为什么?”

……

当薛冲回到萧君大营的时候,却看到一副诡异的图画。

元易亲王的头,居然高悬在辕门之上。

是谁,是谁杀了他?

可是此时的薛冲,哪里有心情听其他的。赶紧问道:“是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杀了元易亲王?”

薛冲的话声有点急,难掩他心中的惊恐。他刚才离开凯旋关,也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虽说自己贪看山色耽误了一点时间,可是萧君能在这样少的时间里杀了肉身接天中期的强者元易,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肉身一旦达到第九重通灵。已经很难对付,而一旦达到第十重接天,则几乎不会被杀,因为到了这种层次,肉身无比的强悍不说,内力更是悠长,甚至有的人几日几夜的练功,但是却丝毫不会感觉疲惫。

元易亲王作为肉身第十重接天中期的强横人物,本来绝不可能被人杀死。但是恐怖的是,他的头已经被人切割下来。

元易亲王的头颅,露出十分的惊讶。

直到死,这种惊讶都没有消退,可见他显然受到了极端犀利的刺杀。

萧君!

只有他具备这样的能力。

薛冲会意。很自然的跟了进去。

帐中摆设的是小型的宴会,只有萧玉鳞、灰狗等寥寥几名心腹参与。

薛冲闷头吃喝,萧君首先开言:“诸位,我们敬薛大将军一杯,若不是你这次出使,以凯旋关的地利和守卫。阻挡我大军十天半月,那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可是你能晓之以理,使赵鹏记得本帅以前对他的恩德,又能威慑住元易。使他不能坏了你的事,可以说是大功一件。”

众人一起举杯,薛冲后背的寒毛炸起,停杯不饮酒:“元帅,原来你当时在现场?”

萧君点头:“不仅我在现场,还有另外一个人在现场,不过你显然全神贯注于和元易的对峙之中,没有发现而已。”

这一次萧君却大吃一惊:“你是怎么知道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薛冲这番话,萧君的心中,就好象是堵了一块石头,自忖:此人小小年纪,但是想不到的是,居然就有如此头脑。

而且,此人的武功,也的确是不错。

最使他羡慕的就是他身上有道器。

他是知道薛冲身上有道器的少数人之一,他外表虽然装作毫不在意金梅瓶这样的宝贝,但是内心中,却是极端的渴望。

作为一个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登上大国皇帝宝座的人物,没有一件道器,那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他必须得尽快弄到一件。

屠城交代给他的任务,倒是其次,他急需要一件道器,这才是他的当务之急。

鉴于薛冲照妖眼的强大,以及感官的无比灵敏,萧君一直在忍,他在等着一个绝佳的机会,一举得到薛冲的宝贝。

薛冲受命前往凯旋关的时候,他立即紧随其后。

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好的机会,因为薛冲显然不会对自己起疑。

而事实上,薛冲也没有起半点疑心,直接驾御神母王鼎进入了凯旋关。

以萧君的高强修为,再加上他身上的灵气法衣的帮助,他居然能完全的欺骗薛冲的感官,的确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他倒也不是一定要在这样的时候动手抢夺,不过能多知道一点薛冲的秘密,毕竟是好一分。他当然还急需要明白薛冲是如何学会自己的绝学“天龙生死劫”的,他甚至已经打好了主意,若是赵鹏不知进退,他就出手将之杀了,至于元易,能够猝然出手杀了他固然好。但是一旦杀不了,也不必十分担心,只要凯旋关的军心崩溃,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他能担任大匈帝国水陆军大元帅数十年之久,鲜少败绩,这些行军打仗的谋略。自是不在话下。

而且,他的心中还有一点私心:薛冲这段时间风头太劲,若是自己再不立点大功,恐怕被手下将士看轻,说他是仰仗人力。

正说到这里,门外传来了传令官清朗的声音:“禀告大元帅,赵鹏已经清点好凯旋关之中一切粮草物资,现单身在营外求见。”

不长的时间,赵鹏进了帐中,纳头便拜:“晚生赵鹏。拜见恩师,特来请罪,我来迟啦。”

赵鹏听萧君话中还有少许的责备之意,哪里敢立即站起,说道:“恩师在上,弟子实在是被元易那个老小子盯得很紧,他武功又是极好,我只是想暂时的隐忍,但是想不到的是,恩师的武功,已经惊天动地,居然可以杀得了元易老贼,真的是令徒弟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早年久在萧君手下,知道他对马屁有些渴望,当即送上。

果然,萧君一听,连最后的一丝责备之心都没有了:“这个我可承当不起,总之你有大功劳,还不起来!”

只见他手虚虚一托,正好搭在赵鹏的腰间,顿时,一股浑厚而几乎无可抵挡的巨力使得他立即站立了起来。

不仅是他惊骇无比,就是薛冲,也是心中大大的吃惊,此人的功力之厚,几乎已经达到法力运转的层次。

看来,当初在黄秃狼的淫威之下,他是刻意的隐藏了自己的实力,为的,就是换取对方的支持,可谓是工于心计。

当下,一众将领开始向赵鹏敬酒,赞美他立下的大功。

稍过片刻,薛冲的话锋一转:“元帅!小的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此时的他,乘着酒意,脸色微微的发红。

薛冲就道:“据我所知,大元帅手中得到的这件‘悬浮之舟’,乃是悬浮宫之中十分有名的宝贝,只差一步就可以成为道器的存在,据说这其中还凝聚成了器灵,威力无穷。而我先前已经两次和鹰明子这阴险毒辣的家伙交手,深知他的厉害,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他的肉身武功,已经达到接天的颠峰层次,而且他的道术,也十分的恐怖,大元帅却是怎样击败他,然后夺取到他手上的宝物的?”

萧君心中一笑,我又不是啥子,怎么可能告诉你细节,当下随口撒谎道:“这也是一时侥幸,也许他全副的精力都用在暗算你之上。我就趁他向你动手前的一刹那,果断出手,居然成功。”

他的心中冷笑:其实,小子,我是装成你的模样,将这家伙引到荒郊野外,施展“天龙生死劫”最厉害的“天机神龙”这一招,这才伤了他。

薛冲的心灵力辐射出去,明显感觉到他的话中不尽不实,不过出于礼貌,却不能当众表现出不信的神色。

萧君心中大乐,到手悬浮宫会将一切的帐单都算在你这小子的身上,居然还在为我担心,我看你还是自己担心自己的小命好了。

不过他自然不会点破,随口说道:“大丈夫横行天下,不能事事畏首畏尾,有些时候。做一点过火的事情,也说不得了,何况,诸位不必为本帅担心,我和神兽宫契约,黄秃狼的死。我们自然可以推得一干二净,到时候,他们难道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受悬浮宫的威胁?”

是日,酒宴至暮方散。

薛冲接到的命令是立即带领先锋部队起程,自凯旋关北上,直接进攻大匈帝国的中心――盛京城。

薛冲带领大军先行,所取的道路,正是当日参加“青云擂台赛”时候的凯旋门。

不意不到一年的时间,自己从一个青涩的少年一跃而成为帝国有数的人物。带领大军前来攻打城池。

一路之上,良田荒芜,十室九空,兵祸一起,真的是难以控制,强盗横行。

薛冲和姬灿王子带领三十万大军,于路没有遇到任何的抵抗,靠近凯旋门下寨。将元易亲王的头颅,挂在旗杆上示众。以威慑元壁君。

元壁君得知元易遇害的消息,悲伤,下令以国葬之礼将他的衣冠冢葬在跑马山,以示谢意。

可这样一来,盛京城本来有些浮躁的民心,现在却是更加的难以遏制。

薛冲不断接到士兵呈上的信函。

薛冲打开一看。却是城中不少富商巨贾甚至是皇亲国戚写来的投降之书,有的甚至约定和薛冲里应外合,在午夜献门,让萧君的大军一鼓作气的进入。

薛冲和姬灿王子看罢微笑,心中都清楚。元壁君穷奢极侈,耽于享乐,民心已失,就算手上还有不少的兵力,恐怕也于事无补。

他当下将这些降书一一的整理好,派人送到后面萧君的帅帐。

只有到了今天,薛冲才对萧君保持了足够的敬意。

他想做皇帝的野心,他和屠城勾结想要杀自己,他当然都全部的记在心中,不过萧君杀死元易亲王所显示的高强武功,却使他产生真正的忌惮。

萧君在没有宝器的情况下,偷袭的威力,已经是天下罕见,若是再借助“悬浮之舟”,那么自己也许比远易亲王还要悲惨。

老龙的话说得很对,在他还没有真正的参透肉身第九重通灵颠峰之前,能够不和萧君对峙,还是不要对峙的好。

……

消息传到盛京城之中,元壁君派元洪带领自己的几个儿子出去迎敌。

元彪的武功,此时已经是肉身第十重接天初期的层次,听到又是薛冲带人来闹事,心中大为恼怒,约下了数十名将门宗室之后,一起杀出城来,和薛冲对峙。

薛冲行军疲劳,考虑到手下将士需要休息,本来准备次日一早再去搦战,想不到盛京城内之兵居然如此不怕死,愤然带兵布成阵势。

两阵对圆,双方互相以强弓硬弩射住阵脚,双方大将出到阵前。

元彪现在俨然京城第一公子,骑一匹黑龙马,手持秋玉剑,出到阵前,指着薛冲的鼻子骂道:“小贼,想不到你认贼做父,得了我元家天大的好处,却去为奸臣卖命,还不快快下马受死!”

薛冲并没有丝毫的生气。向元彪身后看去,也只有十万左右的兵马,而且战马颜色斑驳,显然不是同意批次的战马,冷冷的说道:“逞这些口舌之争干什么,今日我也不以多欺少。就冲着你这份勇气,我薛冲暂时放过你,和你们单打独斗,一旦输了,我也不求你们一定要留下命来,您看三十枚银币够了吧?”

元彪一声冷笑:“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以此作为儿戏,战场之上,只分生死,其余的不论。”

薛冲的眼神一挑,看着元彪:“话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要后悔?”

元彪正要开言,早惹恼了身后的骁将元豹,一骑黄色的战马,手提两柄铜锤,如飞一般的向薛冲击来。

从战马启动到铜锤呼啸着向薛冲的头顶击下,只有半个呼吸的时间。

薛冲不动,只是眼睛扫射了他一下。

就在这刹那之间,元豹座下的龙马忽然开始癫狂跳跃,刹那之间口吐白沫,竟然在刹那之间发了疯。

就在极短暂的时间里,薛冲施展了心灵力攻击之术,直接将他座下的龙马刺激得神经错乱。

而在同一时间,元豹可以感受到一只野兽盯上了自己,似乎随时可以咬自己身上的一块肉来,那是薛冲心灵攻击带给他的直接感受。

呼啦!

元豹是一名勇悍无比的战将,虽然处境极端不利,但是手中的两只总共八百斤重的铜锤,就带着刺骨的啸声,冲到了薛冲的面前。

薛冲的眼光闪过一丝残忍的神色:“我本不想对付你,知难而退也就罢了,但是你真要拼命,我只好成全你!”

随着他的喃喃自语,他手中的柴刀杨起,一种有如实质的刀芒迅速的散发了出去。

而在这一刹那之间,元豹的身形,也似乎是停滞。

同时,元豹感受到一种近乎窒息的痛苦,薛冲终于向他出了手,把他当作一个对手看待。

喀嚓!

头颅飞起,元豹肉身第八重天纵境界的强者,肉身可以抵挡刀剑切割的人,居然就这样刹那之间死于非命。

薛冲是怎么出手,怎么施展心灵攻击,元彪也没有看清,但是薛冲的刀,忽然像是有灵性一般斩杀了元豹,又回到薛冲的手中,这一细节,他却是恐怖的看到了。

这样的武功,只有传说之中的三大教派之中修成了法力的仙人才有,可是薛冲居然也有!(未完待续。。)

铜川市宜君县中医医院
塔河县十八站医院怎么样
沧州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济南男科
新疆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