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神目风 第二四五章 示威

2019-12-04 17:52: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目风 第二四五章 示威

山道之上,有不少术士在奔跑或是战斗,都是在沐风之前进来的人。

“嗯?”沐风突然看到一个人被符魁打落山道,掉在山道周围的土石之上,阵法符纹瞬间亮起,那个人周身被光芒包围,直接漂浮了起来,向着山下飞去。

沐风一愣,向着他飞行的方向看去,发现那里密密麻麻地有上百人聚集。

“应该都是失去了继续闯阵资格的人…原来是这样…掉出山道之后,要落地才算是失败!”

看出了这一点,沐风心中大定!周身盘绕起十几颗乱流,防范着山道上的阵法对风元术士的袭击。

脚下也喷发出风元,整个人头朝下,向着山道疾速飞去。

他还要带杜昂他们六人一起入门,光靠他们自己,要闯过绵长的山道不太可能。

此时,冥神诀还未散去,天空就出现了一个疾速飞行的火人,引得附近的闯阵者纷纷警戒了起来。

沐风装模作样地将左手伸入怀中,手一抖,空间阵法的阵法节点连入手臂上的空间之内,将一条锁链取出,那是从血剑宗四百弟子身上缴获的战利品之一。

一支精钢箭矢的箭尾连上了锁链,被沐风对着山道射了过去。

箭矢整支没入山道的土石之中,沐风扯着锁链,向着山道降落下去。

上方正好一行四名闯阵者跑了下来,看到了正在降落的沐风,各自交换了一个眼神,对着沐风冲了过来。

他们是知道衍月门拜山的规矩的,沿途有衍月门的精英弟子记录着闯阵者的表现。

所以他们一路横冲直撞,若是追上前方的人,便会直接将他们击落山道,争取展现自己更多的实力。

沐风眼睛一眯,四名术校中期,若是不靠神术?天魔乱舞的话,沐风很难战胜他们。

到了术校这个境界,沐风再想像以前,凭借体术、神目和祭神刺,硬生生在术卒后期之境反杀四名术尉,已经不可能了。

体术,对越高境界的术士的辅助性越来越弱。

此时沐风已经离地不过十几丈高,为了不落入他们的包围之中,沐风直接松开了手中的锁链,风元一涌,反而向着高空升上去。

“典甫,看你的了!”

“好!”四人之中一个瘦高个应声而出,双手和脚底喷发着狂风,追向沐风,要将他打下来。

【风之幻龙!】沐风的速度不及那术校中期的瘦高个,双手结印,风龙盘绕周身,扭曲了四人的视线,在半空隐去了身形。

“高级神通?”典甫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神通越是强大,引起的术元波动就越剧烈,就算隐去身形,那波动也如海上的灯塔,使得他能够找到方向。

“典甫!小心!”下方的三人突然惊叫了起来,身在半空的典甫一听,浑身金光爆闪,施展出了金元防御神通。

金灿灿的铠甲和头盔瞬间浮现在典甫的身上,将他全身要害全数守护住。

一支无色无形的术元箭矢,从侧面激射而来,到了这个时候,典甫才发现了这支射向他脑袋的箭矢。

回旋箭直接撞在了金元头盔上,原本没有爆炸能力的回旋箭也因为剧烈地碰撞爆了开来,将浮空的典甫炸得翻了好几个跟头,急坠近十丈。

【金、风双性质术士…】躲在风之幻龙神通之中的沐风手持长弓,眯着眼看着下方摸不着头脑的典甫。

突然,山道上阵法光芒闪烁,五只人形铁器从地面钻了出来,金光闪耀,浓厚的金元附着在了符魁的身上,五只术校中期金元符魁!

【哈

!老天都帮我!】沐风简直快要把大牙都给笑掉。

阵法这时候启动,术校级别的金元符魁还不能飞,那肯定会直接去找下面那几人的麻烦!那沐风就有得玩了!

典甫脸色顿时变得凝重,望向感应之中那股术元波动的所在,但他已经不确定沐风是不是在那里了。

如果是的话,刚才那支箭矢又如何解释?

在这大陆的边缘之地,根本没有回旋箭这种顶尖箭技的存在!他们也就无从知晓这奇妙的箭术。

所以,他们都当是沐风的隐身之法奇妙,而没有联想到箭法上去。

“该死!”下方的三人脸色也很难看,原本是想展露实力,但现在前有五只同境界符魁盯着,旁边还有一名隐身的弓箭手,他们的处境堪忧。

“朋友,在下是乐渊!身边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凌熙、索丹、典甫。”

出声的是一名雷元术校,长得十分儒雅,一出声就让人感觉他饱读诗书。

乐渊继续对着不知身在何方的沐风微微抱拳,“方才吾等四人多有冒犯,请体谅我们太过渴望加入衍月门,见到你一人成行,便想要趁机展露实力。

不曾想兄台的手段如此强悍,我等自愧不如!希望下大人不记小人过,若是兄台能够放我们一马,日后定当相报!”

乐渊言辞恳切,也直接将他们动手的原因说给了沐风听。

五名金元符魁已经冲了过来,典甫和其他两人已经冲上前迎敌,唯有乐渊停在原地,防范着沐风的袭击。

对于他们四人来说,沐风那诡异的隐身之法和箭技,比五只金元符魁的威胁要大得多!

沐风没有说话。

开玩笑,我带着几个人扑上去要群殴你,出了点岔子,发现要被反殴,道个歉就想完事了?

不过,出乎沐风的意料,符魁恢复了正常的速度,不再是山道入口附近那些被削弱过速度的符魁。

尽管如此,典甫三人对上五名金元符魁,竟然也打得有声有色。

三人配合着,攻防之间几乎没有疏漏。若是没有沐风这个威胁的话,说不定他们都能够直接碾压过去。

沐风在半空隐伏着,考虑要不要射几支回旋箭,送典甫他们几人下去。

乐渊站在原地,完全是不设防的模样,似乎想要体现他道歉的诚意。

“兄台若是不信乐某所言,不如…在下以家传佩剑作抵押,日后定然以合适的代价向兄台赎回!”

乐渊言出则行,直接将腰间的佩剑解下,向着半空猛地掷去。

佩剑掠过半空,骤然消失。

沐风疾速飞过,将佩剑收进自己的阵法空间之中,而后疾速撤离,怕乐渊是故意骗他泄露行踪,好攻击他。

不过,想象之中的袭击没有到来,乐渊站在原地,一副纯良无辜的样子,倒是让沐风觉得自己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沐风在半空现出了身形,弯弓搭箭,一箭精准地擦过典甫的肩头,射在了一只战斗之中的金元符魁的命门之处,瞬间就帮典甫三人解决了一个对手,乐渊根本来不及阻止。

这是无言的示威!显示自己的实力,警告他们不要事后反悔。

顺德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辽宁治疗睾丸炎医院

贵阳哪家医院看癫痫好

金华治疗阴道炎医院

淄博爱尔医院石军

小孩咳嗽老不好怎么办
三岁宝宝咳嗽怎么办
小儿咳嗽
3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