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武道宗师 第三十三章 狗仔队

2020-01-16 23:04: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道宗师 第三十三章 狗仔队

“拍什么视频?做菜的?”齐芳想起了搬家时的事情。

……老妈你还真是念念不忘啊……楼成讪讪笑道:“就随便拍一拍。”

“那赶紧的,我还得去买菜呢,也不知道昨天就打,非得弄这么慌忙!”齐芳絮絮叨叨地抱怨道。

真.一脸嫌弃……楼成暗自吐槽了一句,起身走到自家挂历下方,并把相机打开,切换至拍摄界面。

齐芳接了过去,不太把稳地问道:

“就这里按一下?”

“对,拍个二三十秒就再按下。”楼成叮嘱道,“我喊开始就开始啊。”

“好啦好啦,啰啰嗦嗦的。”齐芳退后两步,将自家儿子的影像摆放于中央。

过去的楼志胜有颗文艺心,酷爱拍照,总是蹭朋友的相机用,连带得齐芳也有基本技巧,正因为如此,楼成的相册才得好几大本,不乏年幼无知时的黑历史,等到企业败落,不得不为生存东奔西走,老两口才戒掉了这爱好。

“开始!”楼成摆出架子,在挂历前方缓慢地打出一拳一脚,自然合瑟,韵味悠长,比广场上打太极的老头老太太有范多了。

肩膀下沉,左手正待推出,他忽感身体一凉,奇寒涌起,整条胳膊当即失去其余知觉,只剩冰冷僵硬之意。

楼成本待用“虚空遇神”的境界,直接掌控全身,抖甩肩膀,将胳膊当做外在的兵器推出,可已是慢了一拍,出现了明显的停顿。

“怎么了?”齐芳疑惑问道。

楼成忙收起心浮气躁的感受,勉强笑道:

“刚那姿态不太对,没美感,妈,重拍一下,重拍一下。”

“哟,你小子越来越操风度了嘛!”齐芳未觉异常,嘲笑了自家儿子一句。

要风度不要温度这句话算是在秀山流传得最广的外来俗语。

“妈,我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楼成低眉垂目,微笑解释。

稍做休息,他重又打了七八招练法套路,因为控制得当,时间较短,总算没遭遇反噬,顺利录制完成。

拿回后,楼成立在原地,目送老妈拖上买菜小车出门,等听见房门哐当合拢,才长长叹息了一声。

收拾心情,和严喆珂商量了几句,他打开APP,登录微博,将视频上传,并附了一句话:

“休养中!”

刚发送没多久,这条微博瞬间被刷爆,楼成看见了一条又一条的回复:

“你没事就好!”

“哇,有人诈尸了!”

“楼大爷打太极?”

“完全没什么事嘛!那些人瞎操心!”

“真是今天新录制的诶……”

“嘤嘤嘤,抱住操子一起哭!”

“抱住梵梵,哇的一声哭出来。”

“你到底怎么受伤的?不会真被人袭击了吧?”

“被人袭击那说法太假了,哪个非人敢打包票能重伤楼成?外罡的话,肯定又不止重伤了!”

……

大家议论纷纷中,笼罩在楼成粉丝头上的阴云一扫而空。

…………

想到自家儿子夸张的胃口,齐芳买了好多好多的菜,拖着小车,回到楼下。

不远处的树荫里,有位戴树脂眼镜的悄然旁观,暗自想道:

“买这么多?今天也没大量客人出入啊……”

“难道是楼成回家了?他刚放的那视频,确实有家的感觉!”

“不枉我在这里蹲点了好些天!”

心念转动间,兴奋得毛孔打开,觉得自己找到了大。

他默算着光景,在天黑以后,跟着位住户进入电梯,来到早就调查好的楼家门口。

咚咚咚,敲响了房门。

“谁啊?”在客厅看的楼志胜疑惑过来,没看猫眼习惯地打开了防盗门,发现了位陌生人。

“您好,我是兴省晚报的,想采访楼成一下。”堆起笑容,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楼志胜也就最近一年才偶尔被秀山本地媒体采访几句,参与“楼成的成长历程”“当世天骄的家庭教育”等话题,而这些都是提前预约好的,所以,他对类似的事情经验不足,下意识便扭头往房间方向喊道:

“成子,有找你。”

真的在!心头一喜,胸前挂着的数码相机饥渴难耐。

楼成正处于不想见外人,不想被采访,不想将自身问题暴露给大众的阶段,吸了口气,缓步走到门口,伸手挡住半边脸道:

“采访请先和龙虎俱乐部‘外事组’联络。”

“爸,关门!”

“……好。”楼志胜愣了一下,哐当一声合拢了房门。

没有硬闯,对面可是能生撕虎豹的怪物,哪怕受了伤,还在恢复,也不是自身能够惦记的,而且有龙虎作为靠山,也没法碰瓷出“楼成打”的。

当然,他并不失望,有这么一遭后,热点头条已是囊中之物!

他没离开,直接靠在电梯旁,用着内容:

“楼成秘密返家,害怕采访,畏惧见人,恐另有隐患!”

嗯,我说的是恐怕,不是一定!

这条一出,本来平息下去的猜测和讨论又死灰复燃,诸多云集秀山,争先恐后想完成独家。

楼成被骚扰得不厌其烦,只好请龙虎派来安保人员,往门口一杵,挡掉了所有,至于老爸和老妈上班途中,明面有安保,暗里有军方。

不过,也有挡不掉的客人,在龙虎俱乐部“外事组”婉拒了秀山高层探望的提议后,身肩着无数期待和重担的邢成武邢大局长以长辈的身份踏入了楼家。

“邢叔叔坐。”楼成努力放松身心,试图显得自然。

如果只是单纯的长辈看望,没什么“官员秀”,自己应该能够撑到对方离开而不露洋相,嗯,不怎么运动的情况下,就像先前应付两边表妹、二叔二婶、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等人一样。

邢成武毫不客气,坐到沙发中央,微笑打量了几眼道:

“精神头还不错嘛。”

“恢复得还行。”楼成身体前倾,拿起茶壶,给邢成武倒了一杯毛尖绿芽。

邢成武身在警察系统,级别也不低,对这次事情略有听闻,寒暄了几句后,好奇问道:

“那袭击者真是外罡?”

楼成如果能单鞭抽死位外罡,这简直颠覆自己对武道的认知!

“不是,别的修炼体系,提前有了点外罡特征。”楼成如实回答,但没具体说是修真者。

邢成武知趣没问,就像彭乐云、任莉、安朝阳和楼成讨论这场战斗时一样,模糊不清,不愿解释的地方,一概掠过。

聊了一阵,见楼成浮现出几分疲色,他喝掉残余茶水,呵呵站起:

“伤势刚好,得多休息,我就不打扰了,等你完全康复,到家里来做客。”

“必须的。”楼成微笑起身,送到了门口。

目睹邢成武离开,他脸上的疲惫之情当即一扫而空,但很快,肌肉开始扭曲,表情变得狰狞,额头汗水颗颗泌出。

缓了几秒,楼成才重新活了过来。

邢成武离开楼家后,主动接受了的采访,嗓门很大地说道:

“能有什么事?他精神着!”

经此一事,疯狂上门的情况不复存在,但还是有不少游荡于周围,日复一日,试图堵住楼成。

过了两三天,又有人上门探望,这次是他的堂兄楼元伟和二子楼元长。

这段时间以来,跟着二子见识过世面的楼元伟愈发认识到自己目前的地位来源于弟弟的身份和实力,对楼成受伤的事情,比家里任何人都紧张,如今亲眼看见对方安然无恙,总算彻底放回了一颗心。

“一家人,想喝什么自己倒,想拿什么也自己拿,你们不用客气,我也不用麻烦。”楼成靠坐在沙发上,微笑开口。

类似的状况下,自己能好几个小时不“发病”,晚上睡觉更是偶尔才有一两次。

“行!就喜欢你这么说!”二子笑眯眯忙前忙后,真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

吃过晚饭,回到公司,打发走楼元伟,他笑看着窗外风景,等待情人来临。

十几分钟后,一位打扮精致容颜妩媚的少妇进入办公室,好奇问道:

“你去看楼成了?”

“对啊,没什么事的样子。”二子微笑回答。

“可我听说他伤得很重很重,也许没事的样子是装出来的……你怎么还眼巴巴地去看他?”少妇轻笑了一声。

二子嘴角勾起道:

“就算他以后真没外罡希望了,那也是非人强者,一方大佬,背后还有冰神宗和龙虎俱乐部撑腰,还有个外罡师父!”

“退一万步讲,哪怕他彻底废了,我去看看他,表示下关心,又能浪费什么?不做白不做!”

“是是是,你总是这么有道理。”少妇贴了过去。

…………

清晨时分,楼成翻身下床,就在自家房间内舒展起拳脚,先做静桩,后练缓慢的套路。

他目前的身体还无法支撑真正的锤炼,哪怕有“临”字诀加速疗伤,也还得一个多月的样子才能进行恢复性练习,目前也就稍做活动,协调身心,辅助治愈。

因此,也就犯不着去公园,而且外面还有潜伏。

一拳自腰间舒缓打出,楼成身体一僵,除了脑袋和四肢,躯干完全“冰封”,无法动弹。

这样的情况,在这十几分钟时有出现,让他逐渐烦躁,恨不得给自己一拳。

“呼,林缺最早那次受伤,师父说他因祸得福,有了对比,感受到了‘静’和‘收’……我不能急,争取从不能实战里体悟出点什么,比如武道在自身体系里的地位,比如平和的心态……”楼成告诫着自己,收敛了情绪,重又展开套路,可哪有那么快适应,哪有那么容易调整好心态。

不知不觉,他回家已到一个月,在附近的军方基地见到了上次的研究人员。

“还,还没得到有用的结果。”这位技术宅羞愧地低下了头。

“正常,要是做研究的每次都成功,我们早称霸宇宙了。”楼成按耐住失望,挤出笑容回答。

这位军方人员点了下头,重又焕发神采道:

“不过我们整理出了葛辉遗漏的资料,得到了具备核心要素的修真功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版阅读址:m.

404医院预约挂号
长治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治疗男科费用
南充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白癜风医院榆林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