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苍雷的剑姬 第111章 一段小日常

2019-10-12 18:13: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雷的剑姬 第111章 一段小日常

虽然被娜芙伽拉去体验了一把游戏,后来也被她询问了许多各种各样诸如草地上的狗狗可不可爱某个现实中是男生游戏里则果断变身成魔法少女的家伙其女生形象究竟漂不漂亮之类看上去莫名其妙的问题,但蓝羽学姐并没有就此沉迷于其中,而是在继续认真举办着社团活动,很少登入游戏。

对此并不感兴趣的刘涛是自那之后便再没有登入过。

只有平时在活动室里所事事的艾蜜琳娜把这当成了休闲娱乐打发时间的方式,每天都会陪我到游戏里面转一圈。

总的来说,一切似乎都非常平和。可我和金发少女知道,这只是贝洛克还没有正式展开行动的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接下来峫城市各个学校将要轮番举行的运动会才是为关键的时刻。

不管那只恶魔到底在打什么算盘,至少在我们辉明高中举办运动会时他应该是没胆子出现的才对。毕竟只要是个正常人就绝对不会想要和规格外的艾蜜琳娜正面对着干

,那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然而肤浅的我显然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恶魔并不是传说中的正常人。

今天是学校召开运动会的日子,初中部使用校内操场、而高中部的学生们则使用学校租借的市体育场。把穿戴整齐带好午餐的梦云送上平时上学的巴士后,我和艾蜜琳娜便坐上了开往老城区体育场的公交车。

我们非常意外的在车上碰到了蒂亚丝。这只万年萝莉自然没有报名参加任何项目,不仅如此她入学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没有穿过校服。每天雷打不动的都是些复古样式的哥特洋装,今天也不例外。

望着把自己精心打扮得漂漂亮亮宛如一只洋娃娃般但却在人来人往的高峰期里挤公交车甚至还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拿着袋装番茄汁在抓紧时间吃早餐传说中象征着冷艳高贵优雅淡然的血族真祖,我只觉得自己的眉头正在剧烈的抽筋之中。

“喔,周翼、艾蜜琳娜,尔等亦乘坐此班车么?吾等真是有缘。”顾不得擦去嘴角红色的液体,坐在座位上的蒂亚丝冲在人群中挤得满头黑线的我和艾蜜琳娜抬手招呼道,“于抵达目的地之前,可要轮换着坐?”

坐你妹啊,你身为血族真祖的荣耀和节操呢?像苦逼大众那样挤公交是要闹怎样,说好的潇洒挥一挥衣袖以瞬间移动的方式出现在目的地附近呢?就算你不打算向某个写作黑子读作变态的双马尾百合女学习。那至少请在各个高楼大厦间轻巧跳跃着赶路啊!否则的话你让那些天天翘首盼望着天降之物的吊丝以及专职打码的圣光君情何以堪?

考虑到周围空间实在太挤了根本施展不开。我便没有取出纸扇吐槽,而是狠狠咽了口唾沫囧着脸向灰发萝莉回应道:“哟,蒂亚丝,还真是巧啊。话说你早上就只吃面包和番茄汁吗。这样真的没关系?”

在我的想象当中吸血鬼应该都是肉食主义者。除去鲜血外他们还会食用经过精心烹饪的肉和内脏。并陪上高级的红酒在餐桌前慢慢品尝——论这些肉和内脏是动物的还是人类的。至于蔬菜与水果则完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备受女生喜爱的甜食糕点亦是如此。

很明显,手里抓着面包的血族真祖用她的实际行动成功地颠覆了我的认识。

“啧啧啧。肤浅的人类哟。”蒂亚丝咂着嘴在脸上摆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鄙夷表情,看起来要多中二有多中二,“妾身所食之早餐岂是面包这等俗物?”

“不是面包,那难不成是这袋番茄汁?”我指着那表面印有鲜番茄汁商标随便一家路边超市里就能买到的塑料包装袋疑惑道。

此时,站在旁边的艾蜜琳娜忽然伸手拉了拉我的袖子小声提醒道:“周翼,那袋子里有血腥味。”

我就说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啊!敢情蒂亚丝是在把不知道从哪个倒霉蛋体内抽取的血液储存在包装袋里伪装成超市里贩卖的番茄汁大摇大摆的在光天化日之下拿出来品尝呀!?

“等一下,你以前不是和我们约好了不会袭击人类的吗?”我闻言顿时惊得亡魂大冒,忙不迭俯下身凑到灰发萝莉面前拼命压低着嗓音问道,“那这血液又是怎么回事?”

“汝莫不知晓世间血液亦可贩卖?”蒂亚丝用满脸理所当然仿佛看傻瓜一样的表情看着我说。

“……敢问大姐你是从哪里购得的?”

“黑市。”

一个活了上万年的老妖怪用自己的人脉和门路在黑市上采购点血液当食物有啥好奇怪的?我果然还是早点回家洗洗睡吧。

没有理会泪流满面五雷轰顶默然语的我,艾蜜琳娜伸手在嘴角指了指向蒂亚丝示意道:“沾上了,点擦干净。”

虽然车里有很多人、气味杂乱到训练有素的军犬也会在这儿冒出蚊香眼,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被某个路人甲发现灰发萝莉正在食用鲜血那乐子可就大了。

得到提醒的蒂亚丝很便取出手帕擦掉了嘴角的血渍,也让我不禁长长松了一口气。

尽管遇见了血族真祖,可车上人实在太多,我们三个随后也没再劳心神地互相聊天,保持着沉默一直坐到了体育场这站。

老城区的体育场是拆后重建的,非常适合举办各种运动会或者文艺表演。我们下车时入口处的空地上已经聚集了不少本校学生,大家都不自觉的按照班级围拢在一起,场面看上去显得井然有序。

由于蓝羽学姐报名参加了马拉松,估计梅姐和她的小伙伴们此刻正在附近暗中监视。所以就算有某些想不开的极端反ai组织准备趁机找麻烦,估计后也只能碰上一鼻子的灰吧。

当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些。老李以及其他教师很便集合了各自的学生,按顺序把众人带进了硕大的体育场内。

——————————————————我是运动会开始的分割线——————————————————

说实在话,我真心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尤其是那种高音喇叭喊个不停直让人感觉脑袋要炸裂开的场所。可没办法,这是学校组织的活动,每个人都必须参加。所以我只能三番五次的偷偷离开观众席到洗手间以及体育场外面的小店铺那儿寻找清静,好令自己发热发涨的脑袋能够冷却下来。

接近中午的时候,不知道是第几次出来的我在店铺门口遇见了梅姐。

“哟,又出来啦?”嘴里咬着半截还在燃烧的烟头的梅姐随意地向我招呼道,“没过一段时间就忍不住离开座位上厕所,你是不是不行啊?”

在性格彪悍如你的面前承认自己不行总比硬着头皮大声反驳然后被逮到一顿打的好。于是我果断视了梅姐刚才那段话,转而向她的身后打量道:“怎么就你一个人,你的那些黑衣人小弟呢?”

“不要把人家说得好像堂口大姐头一样!”梅姐顿时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他们都在附近监控着道路,下午大小姐跑马拉松时才会离开。”

原来如此,把工作丢给手下自己跑出来溜达也是领导的特权呢。不动声色地把这句话狠狠咽回去后,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没错,学姐去跑马拉松对你们而言确实是件很头疼的事情呢。那段时间正好我和艾蜜琳娜都空闲着,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马拉松大赛的时候,每个班都可以派出两到三名学生作为参赛选手的后援与拉拉队。他们可以骑着自行车跟在选手后面提供饮水毛巾等物品,同时传达的比赛动向;又或者在选手弃权时用自行车把气喘吁吁的他们载回来,得累出翔。

只要梅姐和学校方面打个招呼,我和艾蜜琳娜自然很容易就能加入后援队,接着假扮成二年级的学生跟在蓝羽学姐后面保护她。

不过梅姐多半不会答应才是。

“谢谢,但还是算了。”梅姐果然当场摇头拒绝了,“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们会处理好的,你用不着为此操心。而且这几天军方加强了对市内的警戒,就算贝洛克那家伙和他的宠物出现了也可以及时应对。”

所以说这个宠物到底是怎么回事……

既然梅姐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份上,我也不好继续再在里面搀和:“好的,那蓝羽学姐就交给你们啦。我下午就接着这样混时间吧。”

“嘛,如果贝洛克的宠物不是什么水货的话可能还要麻烦艾蜜琳娜。”梅姐耸耸肩表示奈,继而猛然上前抓住了转身欲走的我的肩膀,“不过周翼,你给老娘稍微等一下。刚才那句好像大小姐是你什么人然后你略带不放心的把她交给我们一般的台词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沉默数秒后,泪流满面的我果断在肩膀感觉到疼痛之前转过头用比诚恳的表情向梅姐道歉说。未完待续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徐樨巍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具体多少钱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张文凯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手术多少钱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张清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