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轮回武典 第二百八十一章 行动起来,侵吞脚步!

2019-10-12 21:54: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武典 第二百八十一章 行动起来,侵吞脚步!

“大人,从我们这里进入第四重玄土需要时间,这个来回让消息变得闭塞,所以……所以我们暂时不了解第四重玄土到底发生了什么。”

司徒瑾很是尴尬,面对黑袍祭师的问话只能在心中吐槽,他又不是第四重神域的域主,有必要去关心第四重到底发生了什么嘛。

黑袍祭师冷冷对抗按着司徒瑾,对于这家伙的态度很不爽,虽然没有读心术,但他能从对方的眼神中判断出对方是什么心态,显然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黑袍祭师很想吐槽,神域一直标榜绝对的狂热,如今他深入其中并没有发现这一点,看样子权利这种东西还是能够让人腐化的,哪怕就是绝对的狂热信徒也会发生质变,彻底的出现堕落的情况。

黑袍祭师冷哼一声,他自然对神域如今的情况很是不满,不过他不是狂信徒,神域堕落了对他也是有好处的

,所以他也就不计较了。当然了,黑袍祭师还是不爽的,毕竟需要利用神域跟战争神族死磕,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事情提前爆发,阻止神域之主进行最终的计划。如果一切都按照战争神族跟神域之主的节奏去做,黑袍祭师感觉那时候天知道会变成那样。

虽然神域之主自信满满,认为自己能够反败为胜,但是黑袍祭师对他的信心并不大,没方法当初这家伙败的太惨,他实在想不出还能达到那一步才能超越那个人,所以就算神域之主表现足够的勇猛,在黑袍祭师看来最大的可能就是打成平手。如果双方真正打成平手,那就表示要分掌天下,这对他们来说可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对于自己没什么好处的事情当然需要抵制,黑袍祭师需要给自己以及族群谋取利益,这一点上没有任何毛病,不管是战争神族,还是神域之主都不算是真正的敌人,同样也不是盟友,如有可能,这两个严重影响世界正常发展规律的势力最好一同玩完。

要让事情最终变成最为理想的结果,黑袍祭师始终认为就不能按照双方的意愿去进行,只要能够将之破坏,这样才能给自己的族群争取机会。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难题,马上给我弄清楚第四重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你做不到,我会建议域主换人来管理第五重天。”

黑袍祭师的话让司徒瑾的脸色变了,他知道这话没有骗人,作为神使如果提出对他的质疑,而域主也点头的话,他这个分域主也就到头了。最重要的还是一旦司徒瑾被剥夺分域主的身份,等待他的可不仅仅失去权力,搞不好还会因为亵渎信仰而万劫不复。

“大人放心,我会尽快给您满意答复的。”

司徒瑾没有办法,在这件事情上只能做出妥协。

“很好,希望不要让我等得太久。”

黑袍祭师的脸色一如既往的冷。

司徒瑾恭敬的道:“大人,一切都已经安排好,还请您前往休息,至于第四重的情报很快就会得到。”

黑袍祭师淡然道:“希望如此。”

……

第五重玄土跟萧战印象中的完全不同,首先一点,他找不到任何相似的天地法信息,可以说这里虽然被称之为第五重玄土,但是已经跟玄土没有任何关系了。

对于渗透这种事情没有谁有萧战擅长的,以往他最喜欢做的就是自己变身成为某个势力的人,然后一步步渗透,逐步将整个势力掌控。不过现在的情况肯定会有些特殊,这是争分夺秒的时刻,他不能这样慢悠悠的去控制一个势力,所以亲自出马的渗透肯定不实际,而用玉蚕跟银蚕这个效率绝对能够达到非常变态的程度。

恨天宗,凌云居。

萧战看着对面的男子,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道:“考虑的怎样了?”

男子年近中年,一身实力非常强悍,放眼第五重天,绝对是最顶级的高手。男子叫做天麒麟,乃是恨天宗七大殿主之一,掌控着恨天宗的情报,算是最低调的巨头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天麒麟满脸怒容,不管是谁都讨厌被控制,尤其对于一个位高权重的人来说更是不能接受这种待遇。然而此时此刻,天麒麟却必须面对来自萧战的威胁,他直到现在都难以想明白,自己为何就暴露了,这完全就是没理由的事情。

“我是谁根本不重要,咱们还是好好谈一谈妥协的事情,大家坐下来好好商量不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情嘛,没必要弄得剑拔弩张,这样多不好啊。”

萧战一脸的叹息,要掌控一个宗门,尤其是那种占领了辽阔土地的大宗门第一步就是要控制情报,如果能让整个恨天宗变成瞎子,他要想将这个宗门玩弄于鼓掌中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天麒麟沉声道:“如果我不答应了?”

萧战叹道:“如此一来那就只能说抱歉了,我必须掌控恨天宗,这只是一个开始,然后会以恨天宗作为跳板向整个第五重玄土渗透,我现在可没时间跟你墨迹,要不是看在你是一位勉强值得拯救的对象,我是不会跟你废话的。”

“笑话!”

天麒麟勃然大怒,萧战的话让他感觉非常可笑,什么叫他还算是可以被拯救,这分明就是打算控制他,说得好像还是在为他好一样,他认为萧战太虚伪了。

萧战冷然道:“一点都不好笑,对于神域向来我的态度就是将所有男人炼成天阉武士,而将女人弄成天怨武士。你知道天阉武士是什么嘛?或许不知道吧,所谓天阉者就是天生失去了男人能力的人,不要问我为何这样做,你们神域坐进了丧尽天良的事情,迟早都是要遭报应的,而成为天阉武士就是一种赎罪。”

天麒麟的脸色猛地一变,他自然想要反驳,可是话到口边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萧战没有说错什么,神域坏事做绝,理应就该天诛地灭,可是这么久过去似乎没有任何一个人找到了天谴,很多时候就连他自己都感到困惑。

“神域坏事做绝天地的确不会惩罚,因为有人修改了天地法规,这一点上对神域是无效的。不过这种无效只是在我出现前,既然上天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不会惩罚神域,那么就让我来代天惩罚你们神域每一个犯下滔天罪恶的人。”

萧战的话让天麒麟震动非常大,他沉声道:“你凭什么可以替天行道?”

“如今第二重玄土,第四重玄土都在我的掌控中,每一个神域成员都被我炼成天阉武士跟天怨武士,现在随着这个数量的不断增加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仇视神域,当这个值达到一定程度,整个神域将会被上天诅咒,那时候一切都能被扭转。”

萧战的话让天麒麟眼皮狂跳,他吃惊的看着萧战,似乎对于他的疯狂感到不可思议。

将所有神域男武士变成天阉武士?

这真是断子绝孙啊!

天麒麟惊恐不已,作为男人却失去作为男人的能力,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

“你这样做就不怕遭天谴?”

“天谴?”

萧战嗤笑道:“就连神域都不会遭天谴,我又怎么会遭天谴了,相反我将你们神域所有人都炼成天阉武士跟天怨武士可是受到上天眷顾的,基本上没成功一个,我的身上都会积累非常可观的功德,你说我会不会受天谴。”

“可以说不管谁要积累功德都可以去刺杀神域的武者,保证干掉一个就会成为好人,如果能够干掉一片,那就是大善人,这样的好事我想如果被那些喜欢收集功德的人知道,一定非常乐意找神域麻烦的。”

萧战的话让天麒麟的眉头紧锁着,他死死盯着萧战道:“就算如此你真的觉得自己能够跟神域作对?”

萧战笑道:“不是我是否能跟神域作对,而是神域是否够资格跟我作对。好了,咱们也不用废话了,你是愿意为了神域成为一名天阉武士了,如果愿意我现在就可以保证,你不会受到任何痛苦,或许还能解决作为男人的无数烦恼了。”

天麒麟嘴角狠狠抽搐着,萧战的话让他明白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路只有一条,做天阉武士?

想到要成为一个太监,天麒麟就浑身直冒冷汗,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怕是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做太监吧,真正有这样心思的人都是那些有特殊需要的人,反正他是不想做太监的。

“我有选择吗?”

天麒麟死死盯着萧战。

萧战耸肩道:“你当然有选择,同意跟否定,不就是选择,换做其他神域的人可是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现在我说不定已将咔嚓一下让他们成为天阉武士跟天怨武士了。”

“我妥协,不过希望不要为难我的家人。”

天麒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顿时轻松起来,其实他根本没必要坚持,对于神域这样做尽恶事的组织,还是早灭早安心。

河源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石家庄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中卫妇科
河源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石家庄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